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晗 > 【外行采风】“京南污染带”,各有各的脏

【外行采风】“京南污染带”,各有各的脏

“每次回家,我都感觉好像进了《寂静岭》。”来自重污染城市河北邯郸的小玉感叹。吸了几口家乡的霾后,她望向开车的我:“你感觉北京的霾和河北的霾有什么不同?”我答不出来。

小玉是我的同事兼好友,跑环境口儿。她一直想去传说中的“京南污染带”一日游,诚征司机。要不是为了她,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肯定不会在一个雾霾的周六驱车往返300公里,深入京南工业区和河北污染重镇。当然,我虽心系环保,可并不专业。此行就是开车加看热闹。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把今天看的热闹记录下来。小玉表示支持。

我们的一日游并没有什么特定的假设和目标,就是想从北京一路往南随便看看。小玉锁定了一些工业园区,我们驱车前往。在大兴一带看了几个点,整体的感觉是,还是比较干净和规整的。有搞印刷的,但是不造纸;有搞零件的,但是不产钢。也就是说,最污染的环节不在北京。北京多牛啊,污染不能留。

今日足迹:

牛奶河仍旧存在。比如大兴某村,原村民前年都搬走了,建了个小工业区,居住的都是外来人口(他们子女的教育问题是我最关心的)。这是工业村的牛奶河:

排污口:

接着我们来到了廊坊,看了一些点儿后,决定去50公里外的胜芳镇,那里距离北京城区不过130多公里。我住在京城北部,和小玉出门的时候感觉雾霾还没有那么严重,但越往南味道越重。到了河北,我俩均有明显的喉咙不适。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霾味儿,令人作呕。

一进入胜芳,小玉很激动地说:“和我想得一样!”我却看不出门道。她向我解释:“污染源是一圈一圈地围着北京,却各有各的脏法。”她解释,比如邯郸那边就是焦化厂、炼钢厂。胜芳这里似乎污染源特别分散。以这个指路牌为例,这差不多总结了胜芳的工业类型:家具、粉末、涂料、玻璃、石材、钢厂。

玻璃:

钢管:

钢化:

石材:

家具:

散户烧煤比比皆是:

沿路有各种冒黑烟的机动车:

路过胜芳一家钢铁厂,我在距离门口50米处停下,小玉刚摇下车窗用手机拍照,立刻有一名身穿制服的女保安不知从哪里骑着自行车窜出来,对着我俩大喊:“不许拍照!不许拍照!”那气势好像在喊“举起手来!”小玉看到女保安去传达室拿着对讲机报告了,我赶紧加油逃窜。之后小玉拍照的时候,左手都模仿剪刀手。“要是问我干嘛呢我就说自拍呢!”赞机智。

沿路有好多楼盘,都是新的。但配套设施看起来很不完善,廊坊中心一带非常拥堵。垃圾遍地。一家狗肉馆门前的厕所标记了我们的最后足迹,之后踏上归程。我就不提那黑了咕咚、大车撒野、远光灯扫射的夜路了……关键还没吃晚饭。小玉,我想吃烤鸭。

最后用这张图结束今天的看热闹采风,亮点自寻。至于“京南污染带”是否存在、范围有多广、对雾霾贡献如何、与北京重霾什么关系、如何治理等问题,我可回答不上来。我就听说,早在15年前,领导人住的地方,连麻将室都安装了新风系统。你问我听谁说的,还能有谁,“知情人士”呗。

图片版权归小玉所有

推荐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