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晗 > “妈妈已被骗局洗脑,我该怎么办?”

“妈妈已被骗局洗脑,我该怎么办?”

朋友晶晶(化名)在欧洲读博,结婚生子,安居乐业。原本和和美美的一家人,近来闹了矛盾。以往温柔贤惠的晶晶母亲,变得越来越神秘,手机加密,行为躲闪,还扬言要和晶晶断绝母女关系。

晶晶回国探亲发现,原来妈妈加入了一个叫做“民族大业”的组织,不断缴纳报名费以期获得“中国历朝历代的庞大资产”。这个组织纪律严明,封闭管理。晶晶妈走火入魔,为了“多交多得”,已经把家里的房子卖了,全款上交,给晶晶、女婿和小外孙也“报了名”。

现在晶晶妈和晶晶姥姥住一起,八十多岁的姥姥也被拉入了组织。晶晶着急,看来姥姥的房子可能不保。

兆亿资产

欧洲风景再优美,晶晶妈也不愿远行,理由很简单:她每天早上7点58分要“升国旗”,即在群里打卡。在这个效法军事化管理的群中,每位老人的头像都换成大红底色的,每天早上听到群主的“起床号”,要发国旗照片,放国歌,每个人都要在固定时间内签到。

除了早请示,还要晚汇报,为确保真人参加,每人要用语音唱一段红歌。回国的每天晚上,晶晶都能听到微信语音红歌大联播。

稍作查询便知,“民族大业”是一款早已被《新京报》、央视等媒体揭露过的骗局。“民族大业”声称,有一笔数以兆亿的民族海外资产,需要被爱国人士解冻。老人们作为“不穿军装的战士”,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中国梦的早日实现,只要缴纳少量报名费并保守秘密,就能获得少说几百万元的金钱回报。

2016年10月16日,新京报《微信群现“兆亿”资产骗局 线上洗脑盛行》一文,揭露了“民族大业”的洗脑术。文中提到,在这些动辄接近人数上限500人的群中,所有人的名称均由一个四位数编号打头,后面跟着的是姓名、电话、和推荐人;其中绝大多数是中老年人。晶晶妈所在的群也是如此。

“家属们难以理解,骗子仅仅通过微信群中的洗脑,就能让自己的至亲像中邪一般,一次次交钱报上个人详细信息,无数次耐心劝阻后,受骗的家人甚至要求断绝关系,以完成自己的‘大业’。”文章写道。

晶晶也发现,这个群不同于妈妈过去加入过的诸多传销组织,除了超强洗脑力,还同时培养了强大的隐秘性和屏蔽外界信息的能力。

群里规定,由于涉及民族资产国家安全等问题,群员不得随意在群里讲话,不得不经组织批准拉新人入群。群里的任何文档和资料,不得外传。

虽然妈妈警惕性很高,可还是被晶晶偷看到群里一张PS国家领导人主持民族大业会议的照片,和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民族资产最高管理委员会”的红头文件。

              (骗局PS的国务院红头文件,许多老人深信不疑)

神秘洗脑

父母深陷传销,苦的是家属。

民间反传销人士对《新京报》表示,以往民间反传销团队最多用几天时间就能为受害者反洗脑,但“民族大业”不属于典型的投资分红传销,难以用经济常识反驳,这个群里的老人们也格外固执,不听劝。李旭觉得,最根源的解决办法还是警方打击和加快对骗局微信群及公众号的查封。

晶晶和其他“民族大业”参与者家属,想过各种方式“炸群”。比如在群里集中发送媒体揭露报道,或者PS红头文件反对“民族大业”。

“炸群”突击队员通常很快便阵亡,被群主踢出。接下来群主会发出通知称,这些人是美日派来的间谍,正因为“民族大业”是真的,才有这些敌对势力要千方百计破坏。最终能分到钱的,只能是信念最坚定,最经得住考验的战士。

晶晶无奈,“炸群”过后,老人们只会更坚定。晶晶告诉我:“只要有人说这是假的,就会被说成是间谍或者冒牌民族大业组织的破坏。结果是越有人反对,他们越坚定,越团结,越隐秘。”

其他媒体不相信,央视的报道总该信吧?对于央视的揭露,群主是这么回应的:“国家是明里打击,暗中支持。否则冒牌的太多了。说我们这个群是骗局的,都是冒牌的。”

和晶晶一样,很多家属被逼得没有办法,只得以毒攻毒,也伪造文件反洗脑。

《新京报》报道,有一位家属制作了一张名为“民族资产解冻委员会严正声明”的文件,内文里写着:“群里的上级领导人已经私吞巨款,叛逃出国,群友们尽快去各地公安机关报案”。文件落款处,还盖有“民族资产解冻委员会”的公章。家属将上述文件发到卧底的“民族大业”群,称“群主私吞报单款,总部震怒”。

这个方法似乎奏效。不到一会儿的功夫,群里有3个人加了这位家属,不过让人哭笑不得的是,3个人真正关心的是:“你进去真的大业群了吗?能不能也拉我进群?”

晶晶经常回忆过去的妈妈。高中时她每天在家吃完早饭,出门口时,妈妈已经推着自行车等她了。记忆中的妈妈善良贤惠。

而现在,晶晶妈的举止冷漠。即便是外孙女回国也提不起兴致。她对晶晶的回复也多以单字了结,说什么都答“好”。

晶晶后来得知,这是因为大业组织指出,兆亿资产涉及国家安全,常有间谍破坏,所以要切断一切海外联系。组织成员只能用国产手机,绝对不能用苹果手机,因为苹果手机会被间谍监控。

晶晶用的就是苹果手机,在海外生活已七年。在晶晶妈看来,晶晶已经是外国人,所以为保财产安全,她宁愿断绝关系。

那也不要这三十年的母女情吗?晶晶妈说,这是为了你们好,我这辈子也许看不见回报了,但是我会给你和你的孩子留下一大笔钱。

        (骗局将“纪检监察”换成“民族资产”会议)

饮鸩止渴

“民族大业”并不是这几年的新骗局,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早期就开始流行,那时国务院的确发出过一份授权中国银行办理被美国冻结资产的收回公告,骗子们找到可乘之机。

也许我们可以找出很多老年人被骗的背后原因。但令我最有感触的,是受骗者的“脆弱性”。第一次听到这个分析,是在我的发小Amy那里。Amy主修社会工作和犯罪学,如今在纽约一家机构解救遭遇色情人口贩卖的中国妇女。这些妇女很多是被骗去美国,无奈之下从事色情交易的。

Amy在大量接触中,发现了这些妇女身上共同存在的"脆弱性"。“在中国生活时缺少教育和政策支持,容易被利用。她们在中国的日子太绝望了,听到任何外界的‘甜头儿’,都会义无反顾。”

Amy说,“不仅是‘绝望’。她们歇斯底里地渴望着生存的感受。她们迷惑、痛苦,总是被迫做出选择。”Amy的另外一个观察是:她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2011年,晶晶的父母离婚,晶晶一直在海外,母亲一个人生活。晶晶记得,母亲离婚后突然表示,她要挣很多的钱,让别人看得起。

也许,成长过程中的贫乏以及婚姻生活中的付出,使得这位母亲一直没有经历过自我实现。晶晶分析,她的母亲希望获得尊重和成功,而在她看来,这一切的前提,是拥有金钱。

参加传销组织的人,往往认为自己怀才不遇,是社会欠了他们。在组织中,他们看到各种成功人士的宣传:豪车、豪宅、豪轮旅行。传销的门槛低,但是会予人希望。

对于子女不在身边的独居老人而言,传销组织显得格外团结温暖,充满了“正能量”。他们彼此加油、彼此鼓劲、彼此向着“成功”前进。他们心里想:“民族大业”做的是民族复兴的大事,也是一件好事,我还能给子女留一大笔钱。参与其中,人生仿佛顿时有了意义。

特殊的成长环境,使得这一批老人对“民族大业”热血沸腾。其中一些人在经历了离婚、下岗、失业的重创后,重回“温暖的”集体,找到“可靠的”组织,无疑重燃人生希望。

从小谨记“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的他们,也对于严格保守秘密、严防间谍破坏等纪律习惯性地遵从。

被“民族大业”骗去的,不仅是钱,更是心。人的孤独空虚,总需要被填满,不是被真理,就是被谎言。我们谁也犯不上嘲笑谁,也许我们都在饮鸩止渴。

只是鼓励晶晶和其他家属,多陪伴独居的父母,不训斥,帮助他们从封闭的社交圈走出来,结交益友。此外,晶晶还能做什么呢?■

(本文经晶晶同意后发表。晶晶希望通过分享自己母亲的遭遇,呼吁警方加大打击“民族大业”等骗局的力度,鼓励家属们多关心空巢老人的身心健康,警惕各式骗局。文章首发作者公号BeAuthentic)

"然而,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因为我们没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但那些想要发财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但你这属神的人要逃避这些事,追求公义、敬虔、信心、爱心、忍耐、温柔。"

 ——《圣经·提摩太前书》6章6-11节

推荐 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