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晗 > 校园欺凌,农村寄宿学校更严重

校园欺凌,农村寄宿学校更严重

北京中关村二小的校园欺凌争议持续发酵,已升级为公共事件。毫无益处的指责和八卦的口水可以先咽下去,有必要借此机会好好梳理全世界普遍存在的校园欺凌问题。

目前,关于校园欺凌的定义主要有挪威和英国等版本。希望中国的“专家”不要为了完成任务草率造定义,且听听一线教师、社工,以及孩子、家长、学校的观点。有一个现象值得反思:为什么出台了诸多政策,校园欺凌还是屡禁不止?

目前家长反馈强烈的,多是城市学校。然而,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一项研究表明: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遭受的欺凌更为严重,是沉默的大多数。

这项研究名叫《校园欺凌:让农村寄宿生更“受伤” ——基于 17841 名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的实证研究》(下称《研究》),2016年9月7日发表于《中国教育财政》第10期教育评价专刊。

这项基于川冀两省17841名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的实证研究发现:中国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遭受欺凌的检出率为 16.03%,较城市非寄宿制学校更为严重;校园欺凌显著影响学生的心理健康水平,造成抑郁、焦虑、社会退缩和低自尊等问题。 

按照国际通用的分类,校园欺凌行为相关角色可以分为“实施欺凌者”、“被欺凌者”、“实施欺凌者+被欺凌者”、“目击者”四类。 《研究》选取“被欺凌者视角”,对言语、身体、关系及网络四种形式的校园欺凌情况展开全面调查,采用Cheng等人编制的校园欺凌问卷,在计算检出率时,以“每月 2~3 次”遭受欺凌作为临界值。 

《研究》抽取四、五年级学生,性别比例均衡,将近90%为农村户口。学生父母的受教育水平普遍偏低,以小学和初中水平为主。

调查发现,样本学校中学生遭受欺凌的检出率(即每月≥2~3 次)为 16.03%,这比使用相同量表在港澳台地区的调查高出近 7.00%,也远高于相关学者在中国非寄宿制学校的调查。 

在欺凌形式上,遭受言语欺凌检出率为24.50%,身体欺凌为20.90%,关系欺凌为“23.90%”,网络欺凌为13.20%。男生遭受欺凌的比例 (18.46%)高于女生(13.42%) 。

据 2011 年教育部统计数据,中国义务教育阶段寄宿生达 3276.51 万人,占在校生总数的 21.85%。 近年来,农村十年“撤点并校”政策的种种弊端开始显露,寄宿生的心理状况、住宿环境、营养发育等令人担忧。

2015年,公益组织歌路营发布《中国农村住校生调查报告》(下称《报告》),是目前唯一一份全面剖析农村寄宿制学校问题的研究报告。通过走访河北、四川、湖南、湖北、云南等百所中国农村寄宿学校,《报告》从心理状况、课余生活、学校环境等多个层面揭示了寄宿制学校学生面临的多方面健康危机。

特别是,农村寄宿制学生负面情绪较多,孤独感强烈。其中低年龄住校生的适应问题尤其突出,缺少支持。《报告》发现,有47.3%的孩子常有负面情绪困扰,63.8%的孩子有孤独感,17.6% 的青少年存在抑郁问题,8.4% 的青少年曾想过自杀。

北京大学的《研究》则发现,校园欺凌与学生的心理健康水平密切相关,校园欺凌越严重,学生的抑郁、焦虑和社会退缩越严重,自尊水平越低。

《研究》结果也指出,农村寄宿制学校男生和寄宿生心理状况堪忧。样本校学生的抑郁检出率为 64.50%,远高于国际上已有研究的报告。 其中,男生的抑郁检出率(66.40%)高于女生(63.60%) 。

在焦虑、 社会退缩和自尊方面,样本校学生都存在性别差异:男生在抑郁和社会退缩上的得分显著高于女生;在自尊上的得分显著低于女生;女生的焦虑水平显著高于男生。《研究》指出:综合来说,男生的心理健康水平更低。 

农村寄宿制学校校园欺凌原因何在?《研究》认为,首先是学校管理体制不完善。大部分农村寄宿制小学的管理还处于“以看管为主、以不出事为原则”的水平,对学生的问题行为和心理疏于关注和引导。

第二,农村寄宿制学校相对封闭,24小时生活在一起,为欺凌的发生提供了更多机会和场合。

寄宿生活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学生和家长的情感联结,一旦遭受欺凌,学生缺乏支持,更可能选择隐藏情绪和感受。《研究》担心:“有些学生甚至会把遭受欺凌归因为自我问题,有的则会把它看作是同伴如何看待自己的一个负面信息,并将这一负面信息整合到自我概念中,从而引发抑郁、焦虑、社会退缩和低自尊等一系列心理健康问题。”

《研究》建议,学校应提升管理水平,建立良好师生关系,对教师进行培训,制定并有效地执行反欺凌制度。在个体层面,学校则应引导学生建立同伴支持系统,敢于面对欺凌者,支持被欺凌者。

参考资料:

Cheng Y Y, Chen L M, Liu K S, et al. Development and Psychometric Evaluation of the School Bullying Scales: A Rasch Measurement Approach [J]. Educational & Psychological Measurement, 2011, (1). 

作者公号“刻真”(BeAuthentic)

 
推荐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