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晗 > 哎,农民工欠薪问题更严重了

哎,农民工欠薪问题更严重了

"我们来自村  屯  坳  组  我们聪明的

笨拙的  我们胆怯的  懦弱的……

如今  我们跪着  对面是高大明亮的门窗

黑色制服的保安  锃亮的车辆  

我们跪在地下通道  举着一块硬纸牌

上面笨拙地写着“还我们血汗钱”

我们毫无惧色地跪着"

 ——《跪着的讨薪者》,作者郑小琼

 

2014年的一头一尾,均有农民工讨薪的重大事件作为注脚。虽然2015和2016年相对平静,但欠薪问题似乎更加严重了。

 

2016年底,人社部集中公布了一批2016年查办的拖欠工资典型案件,“欠薪”主要集中在建筑、餐饮、制造等行业。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说,随着2017年元旦、春节临近,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形势十分严峻复杂。

 

尹蔚民称,当前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面临的压力依然很大。一方面,工程建设领域存在的深层次矛盾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依然是发生欠薪的重灾区。另一方面,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实体经济困难状况尚未根本好转,钢铁、煤炭等行业产能过剩矛盾还很突出,不仅增加了工程建设领域的欠薪风险,而且导致其他行业的欠薪问题明显增多。

 

我也从多个关注劳工权益的NGO组织了解到,当前建筑业欠薪严重,农民工主要面临就业难和讨薪难的双重问题。

 

虽然2015年和2016年岁末的讨薪事件都较往年减少,但欠薪事件实际是增多的。某NGO(要求匿名)针对数十个一线工人、基层管理者和包工头的随机调查和访谈发现,欠薪率达到100%。

 

为何2016年比以往讨薪更难?这可能是因为,工人们就业更难,如果讨薪,便担心2017年无工可做。被拖欠工资后,工人往往自认倒霉,不会去打马拉松官司。

 

第二个原因可能是,大部分建筑业农民工的讨薪对象仍是小包工头,劳资冲突通常从城市工地转移到了农村老家。

 

第三,2016年基层小包工头破产的多,为躲避工人讨薪,也为了向施工企业追讨工程款,他们往往单独行动,不会造成大规模事件。

 

但这并不意味着绝对不会产生极端事件。

2014年初,广西21名农民工到中铁十五局某项目部讨薪时遭到堵截,农民工赵智明右腿大动脉被砍断,当场毙命。不久后,甘肃兰州也发生了暴力欠薪,造成至少70余名农民工受伤。

2014年尾,发生在山西太原的农民工讨薪“非正常死亡”事件,再次引发人们对于建筑业欠薪问题的关注。

这背后反映的是中国多达4000万建筑业农民工所处的诸多困境:欠薪严重、讨薪难、缺乏社保和劳动安全保障、患职业病和遇工伤后得不到赔偿。

有民间组织曾发布《当代建筑业欠薪机制与劳资冲突调研报告》,数据显示,高达八成的欠薪工地存在和劳务分包制度相关的资金垫付,而商品房和保障房垫资比例最高,分别达到96%和94%;三成讨薪工人遭到工地方涉黑报复,涉黑工地几乎没有遭到任何惩罚。

当今中国的意识形态将维护权益与政治稳定对立起来,其实有些过分敏感。只有权益得到合法维护,才能真正有利于稳定。

从法律上来讲,工会行为的不可诉,上级工会变成审批的制度,都成为工人面对官方工会不作为时的法律困境。

目前中国的法律援助覆盖不到广大劳工,真正需要法律的工人接触不到相关知识。工人维权的时候,工会是一条路,老乡会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一次欠薪问题研讨会上,几位建筑工人开始自省,要主动破除地方局限性,不要总是和自己的老乡在一起,“我们可以建立细胞小组互助,而几个细胞小组就是一个肢体”。

一位在“年年讨薪难”中历练起来的代表分享经验,总结事先考察包工头口碑的重要,也对大家进行普法宣传,分享讨薪成功的个案。

会议的最后,一位学生模样的人举手发言。原来,他的父母就曾是建筑工人。作为留守儿童,教育改变了他的命运。大学毕业后,他原本可以摆脱底层的痕迹,晋升“精英阶层”,然而他却拥抱了自身和父母的苦难。

他说,无法假装这些欠薪和不公与自己无关。他意识到,只要社会制度不发生变革,即便他进入白领职场,类似劳工的侵权问题依旧存在。他眼中真正的知识分子,便是对底层有着深刻感知,并且渴望促进社会公平的人。

知识分子与劳工彼此鼓励,工人不再是被动地等待帮助,并开始提供正面反馈,这些,是劳工维权走向成熟的标志。

 

宁愿吸霾也不愿停工

 

环北京重污染工业带,有着距离北京最近的吸霾劳工群体。一线劳工每天每夜都暴露在产生雾霾的重污染源头里。

 

而他们是沉默的。

 

一线劳工对雾霾态度如何?一位常年关注劳工权益的NGO人士说:“在欠薪和工伤面前,雾霾远不是工人们担忧的问题。”

 

每逢遭遇重度雾霾预警,各建筑工地和排污企业都会被勒令停工停产。实际走访后,不难听到建筑工人对此规定的怨言。这是因为,他们的工资是按天计算,按年发放的。停工意味着当天没工资,但生活成本还在,等于倒贴。

 

这种运动性的停产和查处,对平息民愤或有作用,但对劳工而言却意味着牺牲,对环保究竟有多大促进作用,还有待实证研究。

 

张舒迟是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在他看来, 重霾之下,更需要帮助工人了解雾霾的危害,开展法律和职业安全培训。

 

张舒迟不愿看到“公众继续被环保和经济发展与就业的二元对立所迷惑”,因为“改善居住环境与改善职业安全卫生条件是同一个问题,只有工人们敢于站出来,为自身的处境发声,提高企业的用工成本,企业才有动力完成生产设备和排放设施的升级换代,才能淘汰一批高污染企业。”

 

否则,若只有常规的法律诉讼和居民呼吁,力量过于分散;即使诉讼获胜,政府有无动力执行都是问题。若不关注劳工权益,环境诉讼可能只是政府开放的公众情绪宣泄渠道。

 

工人是集中的,且深入在生产过程中,对企业和地方政府的运作了解更深。张舒迟在工作中观察到,在雾霾治理中,环保机构一般只是动员居民社群,但北方农村居民多为留守老人和儿童,比较贫困,维权意识和意愿都不强。

 

春节将至。故乡,是每个人魂牵梦绕的地方。谨用打工诗人唐以洪的诗歌《退着回到故乡》 ,祝福每一位归途中的打工者:

从北京退到南京

从东莞退到西宁

从拥挤退到空阔

从轰鸣退到寂静

退到泥土、草木

 

从工厂退到工地

从机器退到螺丝

从工号退到名字

从衰老退到年少

 

从衰老退到青春年少

从衰老退到青春年少

 

故乡依然很远

是一只走失的草鞋

再从年少继续后退

退,继续退

退,继续退

退到母亲的身体里

 

那里没有荣辱,

那里没有贵贱

那里没有城乡  

没有泪水

那里没有贫穷

那里没有富贵

相遇的  都是亲人

 

 

 作者赵晗,公号“刻真”(BeAuthentic)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