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晗 > 农村教育令人心酸的真相:婴儿就已输在起跑线上

农村教育令人心酸的真相:婴儿就已输在起跑线上

编者按:
 
近十年来,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教授斯科特·罗斯高和中国合作伙伴组成的团队开展了一系列关涉农村儿童发展的研究,并设计干预实验以期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案。
 
9月中旬,罗斯高在网络演讲平台“一席”公开演讲,向中国公众提出了惊人的数字和观点,“63%”的贫困农村孩子没上过高中,“应倡导妈妈们回到农村”,“政府每年应投入80亿做贫村儿童的早期干预”。
 
在财新记者对罗斯高的采访中,这位经济学家强调,对儿童的投资越早越好。“农村的教育水平太差的话,会影响到整个中国的发展”。
 
此文系旧文,成文于2016年9月29日。
 

中国为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做好人力资本储备了吗?答案很可能是没有,而且差得很远。
 
在目前已经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顺利进入高收入行列的国家中,没有一个像中国一样,存在严重的城乡教育差距,最关键的是,接受高中及以上教育程度的劳动力比例如此之低。
 
不久前,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南都观察、农村小规模学校联盟联合主办的“农村教育何处去”的主题沙龙上,REAP中方主任张林秀分享了中国城乡教育差距的现状,大量长期调研揭示的诸多问题引人深思。
 
由斯坦福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实验经济研究所发起的农村教育行动计划(REAP)团队,致力于探索解决农村教育问题和缩小城乡人力资本差距的手段和方法。
 
张林秀介绍,自2005年来,REAP团队跟踪研究发现,基于目前农村贫困地区人口的教育状况,中国还没有为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做好足够的人力准备,依靠农村低价劳动力拉动经济的发展模式,不能持续;缺乏稳定的工作机会,将可能迫使很多年轻人加入有组织犯罪;贫困农村儿童未能接受高中及以上教育,将导致严重社会问题。(本文所有图片来自张林秀《发展的挑战——城乡人力资本差距》幻灯展示,经张林秀授权使用)
 
一、中国劳动力教育水平在中等收入国家中垫底
 
在经合组织(OECD)国家,所有劳动力接受过高中及以上教育的占74%;25岁-34岁人群中上过高中的占72%。而在中国,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所有劳动力中上过高中的只有24%,低于墨西哥、南非等国。25岁-34岁人群中接受高中及以上教育的比例也只有36%,低于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水平,排名垫底。
二、高中教育的城乡差距之大触目惊心
 
2007至2013年,REAP团队在山西、陕西、河北、浙江四省的262所农村初中、46所普通高中和107所中职,开展了8次大规模调查,跟踪了约2.5万名学生。
 
结果显示,2013年,贫困农村地区只有37%的人完成了高中阶段学习。而在中国的大城市,2013年高中入学率是90%。
 
研究估计,在贫困农村地区,每100个进入初中的学生中,有31人会在初中期间辍学;初中毕业后又有23人辍学;随后有46人进入高中(含中职和普高);最后只有37人能完成高中学业。
 
全中国辍学的孩子有多少?根据《财新周刊》2016年第11期《他们为何弃学》,综合各类研究,全国每年可能有三分之一的农村孩子从中等教育中流失,人数在300万左右。
 
据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教授刘成斌《农村青少年辍学打工及其原因》,全国农村初中辍学率高于10%。据此不难算出,在2009年,中国14岁-35岁的初中辍学人口就有2000万-3000万之多。
 
而REAP的调查则发现,贫困农村初中的辍学率竟超过30%。
 
在刊登于《中国改革》2016年第4期的《中国农村教育现状考》一文中,张林秀根据REAP多年调研测算,中国初中阶段累计辍学率平均为24%,最高为31%。所调查贫困地区初中学生的累计辍学率均高于18%,远高于中国最近一次公布的初中辍学率(三年观测值)2.6%的水平。 
 
三、今天从初中辍学的孩子,明天在干什么?
 
张林秀说:“我们担心的是什么?这些人没有正规工作的话,可能把他的不满发泄到社会,造成社会问题。这是我们不希望承担的,也应该避免的。”
 
据REAP的研究,心理健康状况差也是初中生辍学的重要原因。老师的冷漠态度、同学的歧视、校园欺凌、伙伴辍学的示范效应以及缺乏父母的指导等,都会导致学生一时冲动选择辍学。 
 
韩国和墨西哥截然不同的经验予人启示。
 
韩国在20世纪70年代经历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机构转型的关键期,高中阶段入学率超过80%。而在墨西哥,农村地区高中入学率不足50%,很多人甚至没有上过初中。比索危机后,劳动力教育低下的弊端凸显,雇主招不到合格人才,失业率持续增加。那些来自贫困农村,几乎没有接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另谋生路,数百万人参与了有组织犯罪。投资者不得不将资产转移国外。
 
张林秀指出,对比韩国和墨西哥的经验可以看出:已实现中等收入水平的发展中国家,若要继续经济增长并迈入富裕的工业化国家,很重要的措施是普及高中教育以保障经济转型对高素质人力的需求。
 
中国农村地区高中入学率如此之低的原因,REAP总结为四方面:其一是中国高中阶段教育的高学费使得上高中的直接成本较高;其二是随着劳动力市场上工资迅速上涨,上高中的机会成本越来越高;其三是农村学生无法获得积极的学业规划指导,对教育回报率一无所知,甚至有错误认知。同时因为父母外出打工,家庭教育缺失,学校中老师只关注成绩好的学生,师生关系紧张;其四,中国竞争性的教育体系,让很多成绩较差的学生因为考不上大学或高中而放弃高中或初中教育。
 
四、中国农村近七成学生有贫血、近视或寄生虫感染问题
 
大学里的农村孩子越来越少,原因究竟在哪里?
 
其实,教育差距问题的根源在初中前已经埋下,甚至可溯源至小学阶段。根据世界银行2005年对四年级小学生的标准化测试,中国农村和城市的学生在学业等方面的表现差了整整两年。
 
究其原因,除了城市学生的人均公共投资更多,城市学生的父母具有较高的教育水平之外,农村地区学生的营养健康状况差也是重要原因。
 
根据REAP的其他研究,贫困农村学生存在普遍的营养健康问题,与正常儿童相比,存在营养健康问题的学生出勤率更低,学习成绩更差。 
REAP在河北、河南、陕西、安徽、贵州、青海、四川、宁夏、甘肃等10省(区)贫困农村地区十多次大样本小学生调查(共调查近10万学生)显示:30%的农村小学生贫血,西南地区33%的小学生感染肠道寄生虫,约20%的学生近视且未能配戴合适的眼镜。
 
五、输在婴幼儿起跑线上
 
真正的起跑线在哪?不平等在婴幼儿阶段已经出现。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生命头1000天对宝宝尤为关键,教育对人力资本的干预在婴幼儿阶段的回报率最高。
 
脑科学、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等领域的研究发现,孩子从出生到三岁是大脑结构和功能发育的最关键阶段。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赫克曼的研究指出:人力资本投资的回报率随儿童年龄的增加不断递减,0岁-3岁儿童早期发展干预的投资回报率最高。
 
国际经验则表明,发达国家在儿童早期发展阶段的人力资本投资占GDP的1.4%。
REAP曾在陕南对2000个婴儿进行了贝利测试,检验运动、语言和认知能力。结果,婴幼儿49%的孩子贫血,21%的婴幼儿智力发育水平滞后于同年龄段“正常”儿童,33%的婴幼儿运动发育水平滞后于同年龄段“正常”儿童。综合来看,有40%的婴幼儿在不满一周岁的时候已经落后于正常的孩子。
 
然而,这些地区距离西安均只有2-3小时路程。
张林秀强调,除了营养干预,儿童早期发展的干预重心应当更多关注“育”的方面。有效的行动干预,可以有效扭转贫困农村地区儿童智力发育不断恶化的趋势,让贫困农村儿童成为“正常”儿童。其他组织如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救助儿童会,也都在探索不同类型的儿童早期发展支持模式。
 
诚如《中国改革》杂志指出,重视农村孩童,才能刷新未来中国。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