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4月26日 13:44

家政女工范雨素:劳动者的诉说

家政女工范雨素:劳动者的诉说

本文为2017年01月30日旧文,原标题为:哪里有2017年最好看的春晚?

【作者按:春节前夕,在各种公司年会的觥筹交错中,可能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在北京郊区皮村有这样一场特殊的春晚。70多位业余演员,在一个没有灯光舞美、没有取暖设备的简陋剧场里举办给打工者的春节晚会,至今已经是第六年。今年有200多位观众前来参加,崔永元再次担任晚会的主持人。对于中国3亿多流动农民工来说,这是一场极具象征意义的活动,打工者们用自己创作的歌曲、舞蹈、诗歌和话剧表达着他们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和他们对身份认同以及美好未来的渴求。】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10日 13:38

有关流动/留守儿童的纪录片和电影,你想要的基本都在这里!

有关流动/留守儿童的纪录片和电影,你想要的基本都在这里!

作者:赵晗、魏佳羽 

一、流动儿童

1《BiangBiangDe》

播放地址:

http://www.iqiyi.com/v_19rr9897aw.html

导演:张天艾

本片由柯蓝投资出品,张天艾执导并担当摄影,话剧导演杨......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8日 21:49

从尖叫到歌唱,女工的出路在何方?

从尖叫到歌唱,女工的出路在何方?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人们的目光曾一度聚焦在一个庞大的群体身上:打工妹。

当时,在广东的很多工厂,几乎绝大多数打工者是年轻未婚女性,男女比例严重失调。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4日 12:07

【史海钩沉】她们是如何变成东德女间谍的?

【史海钩沉】她们是如何变成东德女间谍的?

第一次听到“金正男”这个名字,是十多年前。

那时,我的一位港大同学每天关注朝鲜动态。一天,他大胆向我预测:“金正男早晚有一天会被暗杀!”......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30日 13:58

哎,农民工欠薪问题更严重了

哎,农民工欠薪问题更严重了

"我们来自村  屯  坳  组  我们聪明的

笨拙的  我们胆怯的  懦弱的……

如今  我们跪着  对面是高大明亮的门窗

黑色制服的保安  锃亮的车辆  

我们跪在地下通道  举着一块硬纸牌

上面笨拙地写着“还我们血汗钱”

我们毫无惧色地跪着"

——《跪着的讨薪者》,作者郑小琼

......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7日 19:15

ISIS的娇妻过得如何?BBC最新喜剧惹争议

ISIS的娇妻过得如何?BBC最新喜剧惹争议

总有人想知道别人家的娇妻过得怎么样。

美国实境秀“The Real Housewives”,展示了贵妇们于不用城市的生活情境。在美国热播了五六年的《比弗利山庄娇妻》,......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5日 10:27

重霾之下,母亲们如何创造改变?

重霾之下,母亲们如何创造改变?

2017新年伊始,说好“提头来见”的没来,越来越多的人在呛嗓子辣眼睛的雾霾中,抛弃了一切幻想,深深理解了一个时髦的词汇:新常态。

专家告诉我们:未来十几二十年,雾霾将一直与我们同在;即便我们不在了,它可能还在。

最新研究表明,雾霾不仅会入肺入血,更会入脑。雾霾可能会拉低一代儿童的智商,对成人则可能会造成记忆力下降,诱发老年痴呆,使人抑郁。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1日 20:32

“如果我的孩子是欺凌者呢?”

中关村二小事件引发了人们对于校园欺凌的关注和反思,对促进中国儿童保护建设而言功不可没。

大量文章指引家长如果孩子被欺凌了该怎么办。有趣的是,鲜有文章提及如果自己的孩子就是那个欺凌者,家长又该如何面对?毕竟,这世上不可能只有被欺负的。

养育孩子绝非易事,成长道路难免坎坷。比承认孩子被欺凌了更难的事情,是承认自己的孩子是欺凌者。 “怎么可能呢?我的孩子我还不知道吗?” 是的,也许你真的不知道。

毕竟,孩子是父母的镜子,承认自己的限制,需要勇气。但首先,......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3日 18:00

校园欺凌,农村寄宿学校更严重

北京中关村二小的校园欺凌争议持续发酵,已升级为公共事件。毫无益处的指责和八卦的口水可以先咽下去,有必要借此机会好好梳理全世界普遍存在的校园欺凌问题。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2日 22:00

那些年,蟑螂和老友

前几天回了趟香港,紫荆花正盛放。见了老友,走了老路,在大屿山人迹罕至的塘福海滩游了泳。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0日 12:08

校园欺凌绝非玩笑,受害者、旁观者、欺凌者的家长应该怎么办?

一篇由母亲讲述孩子遭遇校园欺凌的文章刷爆微信朋友圈。 

当事人母亲叙述,刚满十岁的孩子就读于北京市海淀区一所名校。上周四,儿子去厕所小便时,同班两个男生跟了进来,一个堵在门口大喊“我要打开门看看你的屁股!”,另一个“从旁边的隔间扔下了一个垃圾筐,正砸在他的头上,尿和擦过屎的纸洒了他一脸一身。”随后两个男生“哈哈哈”嘲笑着跑开。

卫生间只剩小男孩一人,“一脸都是尿特别臭”,因为很多男孩子会直接尿在垃圾桶里。他开始哭泣,说自己太害怕了。

&n......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6日 17:32

排行与便秘

我性情直爽,拉屎也格外痛快,从来不知便秘的苦。每天一睁眼,人还没完全醒,屎意却盎然,如厕不用一分钟,神清气爽。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3日 12:47

“妈妈已被骗局洗脑,我该怎么办?”

“妈妈已被骗局洗脑,我该怎么办?”

朋友晶晶(化名)在欧洲读博,结婚生子,安居乐业。原本和和美美的一家人,近来闹了矛盾。以往温柔贤惠的晶晶母亲,变得越来越神秘,手机加密,行为躲闪,还扬言要和晶晶断绝母女关系。

晶晶回国探亲发现,原来妈妈加入了一个叫做“民族大业”的组织,不断缴纳报名费以期获得“中国历朝历代的庞大资产”。这个组织纪律严明,封闭管理。晶晶妈走火入魔,为了“多交多得”,已经把家里的房子卖了,全款上交,给晶晶、女婿和小外孙也“报了名”。

现在晶晶妈和晶晶姥姥住一起,八十多岁的姥姥也被拉......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7日 16:54

美容师小倩的心愿

美容师小倩的心愿
 
多年之后,小倩终于知道,她为男朋友出钱做的“大手术”,竟是包皮环切术。“我猜他就是做的太多了,才需要这个手术。” 想起这个负心郎,小倩愤难平。
 
小倩今年二十岁出头,在北京北四环附近一个小区商圈的美容院里做美容师,擅长为女性顾客做面部护理和胸部护理。同样的一双手,号称可以把胸揉大,把脸揉小。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与京城大多数美容院一样,小倩所在的这家也实行两班制。早班从早十点到晚八点,晚班从正午到晚十点,只接待女客。
 
美容院生意数周五晚上和周六最忙。客多的......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25日 14:43

乡村教育如何重建?来自特困县的实践启示

乡村教育如何重建?来自特困县的实践启示

我时常想起甘肃回族小姑娘栽娜卜。

两年前,我在国家级贫困县甘肃岷县的农村采访时,遇到了当时12岁的栽娜卜,上小学六年级。学校没有食堂,栽娜卜每天中午要回家吃饭。她走一趟山路一个小时,每天上学要走四趟,花费四个多小时。

不出意外的话,栽娜卜现在应该进入了乡镇寄宿制初中,很有可能还是大班额。

栽娜卜每天走四个小时山路,要归功于在中国实行了十年的“撤点并校”政策。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4日 11:31

北京拾荒20年:你的京城,我的废都

北京拾荒20年:你的京城,我的废都

北京街头不起眼的巷落,间或有三轮车哐当驶过,车上高高摞起各式各样的“破烂儿”,旁边一张海报大的硬纸壳,歪歪扭扭地写着:废品回收。紧跟其后,经过这座城市的繁华与浩瀚,便会进入一个巨大而隐匿的世界──垃圾的王国。

北京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提出了“垃圾分类”,但时至今日,市民尚未养成习惯。去年,北京的垃圾产生量已经达到790万吨,400多个垃圾场,如同“七环”,将北京团团围住。

每天,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山上,成百上千的拾荒大军爬上爬下,熟练地分拣。北京可回收垃圾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08日 10:29

父亲卖了我

父亲卖了我

张红讨厌下雨天,一下雨就浑身不自在,特别烦。

张红第一次进村那天,小雨一直下,没完没了。小小的张红来到村口,望向远处低矮的瓦房,哭着踏上一条破烂的泥路。直到今天,每逢下雨,这路泥泞依旧。

1990年春天,刚满5岁的张红被卖到距离山东菏泽单县几十公里处的村庄。卖者,是她的亲生父亲。

张红记忆中最后一次看到爸爸,是在西安火车站。爸爸留下最后一句话:“我去上厕所。”从此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红想过许多次和父亲重逢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08日 09:07

白银杀人狂魔伏案,连环杀手的子女还能不能好好做人?

白银杀人狂魔伏案,连环杀手的子女还能不能好好做人?

8月27日晚,刚刚看过白银连环杀人案重启的新闻,就听说这案子破了。嫌犯叫高承勇,公开的户籍信息显示,他已婚;后来听说,他还有两个学习很好,很有出息的儿子。

当晚,我重新回顾了天涯上关于白银悬案的旧帖,吓得一身冷汗,睡不着觉。随后,越来越多的细节浮出水面,令人毛骨悚然。

作为侦探小说和刑侦影视的超级粉丝,我觉得自己对恶性犯罪题材的承受力还算高的,但当我看到《“白银案”的13条新信息》,亲身侦办此案的郁鑫警官口述提到,嫌犯由于“爱不释手”,把一位受害女子的乳房和阴部割掉,提到黄河边上“一直弄到深夜(指自慰)&rdq......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6日 15:35

妞妞,我心头的温柔

奶奶走后一年,我有了一只猫,和小时候奶奶家那只很像。

她叫妞妞,系中华田园黄花狸,今年六岁,做过绝育和肾结石手术,体重一度达到20斤。钻被窝和人睡觉是她的终极梦想。对了,妞妞还是一只见过世面的猫,她坐过飞机。

除了植物,我没想过养其他活物。突然有一天,朋友小可问我:“能拜托你养一只猫吗?”

我想也没想,不能。

小可没放弃,他说了不少这猫的好话,我只“呵呵”。但他最后说的一......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4日 17:38

清代文物怎么进了废品收购站?

清代文物怎么进了废品收购站?

北京的文物就是多,多到废品收购站里都有清代高级将领的墓碑。

近日采访中,我偶然听说京北一个废品回收站内,有一个清代文物,卖废品的都知道。

为了一探究竟,我闯入了奥北清河边上的这个巨大的废品回收站。比起往年,废品回收的生意冷清了许多。难怪瓶子也没人收了,过去1毛5一个,现在才5分一个。

走进去不远,在一个收玻璃的摊位前,果然看到一个墓碑,矗立于一堆一堆的碎玻璃、塑料瓶子、纸皮泡沫和腐败的垃圾中。

墓碑的基座是一只形似乌龟的神兽,叫做“赑屃(bì xì)”,是龙的第八子。传说它喜欢负重,驮的石碑可以永远不倒。可能因为常年隐迹废品中,这只赑屃颇显颓废。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