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4年09月28日 14:47

读者来信:少作恶,让世界美好一点

薄三郎,知名科普作者,活跃于果壳、科学松鼠会等场所。收到他关于《EFG做局》的读者来信,很惊喜。身为一个文艺范儿的麻醉医生,薄三郎十分幽默。“身体还没发育,所以我爱学习。” 经他同意,转载如下。

少作恶,让世界美好一点   文|薄三郎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2日 00:36

我们赖以生存的谎言 ——《EFG做局》记者手记

从对EFG起疑到完稿,调查历时三个月。梳理自己的情绪,我一直感到愤怒。

他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铺天盖地的广告,无孔不入的宣传,貌似科学的背书,言之凿凿的疗效,和蔼可亲的大夫……有那么几个时刻,我几乎就要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了。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场搅动资金上亿的移花接木骗局......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16日 15:20

减肥药欠下的人命

不需要外出开会采访的日子,我通常在家写稿。每天CCTV1中午12:40的《今日说法》,是我最期待的节目。我最喜欢的内容是侦破凶杀案,不太感兴趣的是破获盗窃案。

看了这么多期节目,我总结出一个悲痛的规律。在很多起不幸的凶杀案背后,是一个又一个破碎的家庭,以及在破碎家庭中孤单长大的青少年。其中留守儿童、流浪少年作案也很普遍。这些少年凶手冷漠、无知、迷茫,杀人的理由甚至荒诞。这不仅仅是死者的不幸,凶手的不幸,更是这个时代的不幸。

今天中午,我再次充满期待地坐在电视机前等待,一看题目就来了精神:《一个少女的非正常死亡》。妙龄少女蹊跷身亡,尸检......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04日 16:17

该赞美这种顽强吗?

顽强总是该赞美的——也许是,也许不是。

从甘肃岷县回京,站在T3航站楼,我差点热泪盈眶:北京真好啊,我要是生在那个山沟里,我也要去北京打工。

这是我第一次去国家级贫困县。去之前我问我妈:“你去过的最穷的地方是哪里?”我妈说:“我小时候。”

站在岷县一个山头,放眼望去,都是梯田。若赞叹“何等美景”,便是我的无知。这里尘土漫天,开车不敢开窗户,四处是裸露的山体和被人开挖的痕迹。从山下到山上一程,我们乘坐的金杯车的后保险杠上就积攒了几厘米......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03日 16:44

挤奶工杨姐的娃儿没书读

这几天早上喝三元牛奶,想到挤奶工杨姐的娃儿即将回老家留守,心中难过。

北京三元奶厂挤奶工杨姐和费哥是两口子,安徽人,我在采访时认识了他们一家。他们的三个孩子自出生就在北京,好好一家人,马上要骨肉分离。“北京不让我们上学呀,我们回去就成小混混了。”杨姐的大女儿小梅说。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了“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的方针,首善之区北京对此回应特别积极。以业控人、以房管人——但万万想不到,还能教育控人。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