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7月04日 17:38

清代文物怎么进了废品收购站?

清代文物怎么进了废品收购站?

北京的文物就是多,多到废品收购站里都有清代高级将领的墓碑。

近日采访中,我偶然听说京北一个废品回收站内,有一个清代文物,卖废品的都知道。

为了一探究竟,我闯入了奥北清河边上的这个巨大的废品回收站。比起往年,废品回收的生意冷清了许多。难怪瓶子也没人收了,过去1毛5一个,现在才5分一个。

走进去不远,在一个收玻璃的摊位前,果然看到一个墓碑,矗立于一堆一堆的碎玻璃、塑料瓶子、纸皮泡沫和腐败的垃圾中。

墓碑的基座是一只形似乌龟的神兽,叫做“赑屃(bì xì)”,是龙的第八子。传说它喜欢负重,驮的石碑可以永远不倒。可能因为常年隐迹废品中,这只赑屃颇显颓废。

......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8日 19:05

“减招”不是事儿,江苏高考才是硬伤

五月的新闻重新诠释了人生四大悲剧:洞房春宵抄党章,机场接亲被嫖娼;久病寻医逢百度,金榜指标落他乡。

“金榜指标落他乡”风波渐渐平息,现在事实越发清晰,原来“减招”是场误会。江苏发布了“三个确保”,湖北出台了“四个绝不”,总之都是派给考生和家长的特效定心丸。军令状签了,家长和媒体都监督着呢,录取率肯定降不了。

此次风波中,苏、鄂民意的发......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1日 20:11

独家专访普利策奖得主:“血泪海鲜”调查的来龙去脉

独家专访普利策奖得主:“血泪海鲜”调查的来龙去脉

世界说 | 赵晗 发自北京

我们吃的每一口海鲜,都可能沾着缅甸渔工奴隶的血泪。

2016年,第100界普利策新闻奖的“公共服务奖”,授予了美联社的4位女记者。她们通过7篇长篇调查和2个视频报道,向我们揭开无比震撼的印尼渔工奴隶的悲惨世界。

四位获奖记者分别为埃丝特 (Esther Htusan)、玛吉•梅森 (Margie Mason)、罗宾•麦克道尔 (Robin McDowell) 和玛莎•门多萨 (Martha Mendoza)。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8日 23:32

狂扇快递小哥六个巴掌过后

扇六个巴掌,光看也怪疼的。快递小哥受苦了。

事发4月17日上午,北京东城区富贵园小区内,一名送件的顺丰小哥骑着三轮车与一辆京B牌照出租车发生剐蹭。出租车司机不干了,一分钟内扇了小哥六个巴掌,一边扇一边用地道的北京污言秽语对小哥的母亲问候个不停。

虽有路人拉架,但北京司机越骂越欢,越打越勇。

自始至终,快递小哥的背影就那么呆呆地戳在画面里,低着个头,并不躲避,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有人替快递小哥喊冤,问他为什么不还手?<......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7日 15:03

快手美食——南瓜番茄洋葱鸡汤

快手美食——南瓜番茄洋葱鸡汤

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吃货”,但我却一直抵触“吃货”这个称呼,只因这个词不雅。在我看来,吃饭要有仪式感,不可在电脑电视前凑合。应对食物报以感激,对自然报以敬畏,用心享受每一口。

&n......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4日 18:24

我拨通了瑞典民间大使的电话

我拨通了瑞典民间大使的电话

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瑞典人打个电话?我通过Skype拨通“瑞典专线”,和一位从未相识的瑞典民间大使畅谈人生。关于难民,关于离婚,关于甜品,关于计划生育,我们聊了20分钟。

没有言论自由的日子一定不好过。250年前,瑞典成为全球首个在宪法明文废除审查制度,保护言论自由的国家。

为了庆祝言论自由250岁生日,瑞典旅游局几天前推出了“The Swedish Number” (瑞典专线)——一支属于瑞典这个国家的电话:+46771793336。所有瑞典人都可以通过这个APP注册成为代表瑞典的民间大使。

无论何时何地,任何人只要拨通这个号码......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0日 20:51

性工作者的隐秘江湖(纽约篇)

2013年岁末,纽约皇后区刑事法院。我很不自在地坐在第8号法庭里——在座的女性中除了社工和我,都被指控卖淫,等待审判。

除了两个看上去像西语裔的女孩,这一天的被告都是华人女性。律师、社工走来走去叫着名单上的名字,有时也看看我,问我是不是今天要出庭的某某人。

社工Amy结束了一个陪谈,走回我身边坐下。

Amy是我的发小。我们于80年代生于北京,从出生起就是邻居,读同一所高中。后来她去南京大学读社工专业,毕业后......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0日 18:48

性工作者的隐秘江湖(快捷酒店篇)

不出所料,弯弯果然被误认为是抢生意的“野鸡”而被放哨的小弟出手教训。

作为一个经常只身出差的女记者,看到弯弯引爆的微博后我首先吓出一身冷汗。但转念一想,施暴男种种异常的举动又不像是寻找猎物耍流氓。当晚,我和几个为性工作者提供服务的社工聊天,他们一致认为:弯弯一定是因为一时拿不出房卡被误认为抢生意的“野鸡”了,一旁放哨的小弟依照惯例要教训教训她。而在一旁观望的酒店工作人员,之所以冷漠,可能早已见怪不怪了。

几位社工朋友介绍我认识......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7日 13:34

疯狂的酵素

是时候写写酵素了。

你身边有没有亲人朋友,近年来非常热衷于制作和饮......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4日 11:27

悼二胡女孩丁韵

2016年大年初四早上,噩耗传来,我曾经的学生丁韵因突发脑出血去世,享年22岁。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9日 09:51

【健康札记】有这样一种死法

再没有什么比“终有一死”更能概括人类共同的命运。在日常生活中,人们花了太多的心思去琢磨怎么活得好,却一直避讳谈论如何“好死”。甚至连“死”这个字,也不愿直呼其名,而是变着花样地委婉暗示。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7日 00:16

【外行采风】“京南污染带”,各有各的脏

【外行采风】“京南污染带”,各有各的脏

“每次回家,我都感觉好像进了《寂静岭》。”来自重污染城市河北邯郸的小玉感叹。吸了几口家乡的霾后,她望向开车的我:“你感觉北京的霾和河北的霾有什么不同?”我答不出来。

小玉是我的同事兼好友,跑环境口儿。她一直想去传说中的“京南污染带”一日游,诚征司机。要不是为了她,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肯定不会在一个雾霾的周六驱车往返300公里,深入京南工业区和河北污染重镇。当然,我虽心系环保,可并不专业。此行就是开车加看热闹。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把今天看的热闹记录下来。小玉表示支持。

我们的一日游并没有什么特定的假设和目标,就是想从北京一路往南随便看看。小玉锁定......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5日 15:48

蔡孑民先生墓表

2016年1月11日,是蔡元培先生诞辰168周年。他的墓地位于香港仔华人永远坟场。过去,每年我都会前往香港的一些墓地,拜谒故人和前辈。不知死,焉知生?

为了纪念他,我将墓表拍了照片,一字字录入电脑,并尝试翻译成英文。并非专业,水平有限,仅表诚意。

蔡孑民先生墓表

先生諱元培,字鶴卿......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3日 13:23

浅呈莆田系医疗大佬的别墅建筑风格

浅呈莆田系医疗大佬的别墅建筑风格

最近莆田系医疗的欢喜冤家百度又摊上大事儿了。不仅贪婪,吃相还一贯的难看。如果说医疗健康关键词竞价是万恶之源,那么售卖疾病相关贴吧运营权,助纣为虐,更加令人发指。

针对百度的声讨和分析一浪高过一浪,其行为极不检点的莆田系老友也被重新拎了出来。让我们将视线转向2000公里外的福建,看看那里的生意人是如何征服了全中国走向全世界,并请欣赏莆系医疗大佬在老家东庄的建筑风格。

福建老板自贴标签

我有一位福建好友,名叫阿胖,是个做建材生意的家族企业老板。我向他感慨,无论踏足世界哪个角落,都有福建生意人的身影,遂称赞:“福建人真是东方犹太人!”阿胖说:“不敢当,唯利是图罢了。&......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2日 00:14

我与阿黎

某年,夏天,经历了一段难以言说的伤痛,我独自来到台湾。

我漫无目的地闲逛。登上任何......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0日 01:40

巴西贫民窟:亲爱的,我在前方等你

巴西贫民窟:亲爱的,我在前方等你

若不是有地陪,我无论如何不敢只身闯入巴西里约热内卢最大的贫民窟——Rocinha,罗西尼亚。

我的向导叫Barbosa,是我在《巴西的广东迷羊》一文中提到的松哥的朋友的朋友。巴西大部分贫民窟依山而建。罗西尼亚聚集了40万人,也是南美最大规模的贫民窟。

Barbosa约我在这座大型贫民窟于地面的某个“入口”处相见。我战战兢兢,两手空空没有背包,只装了身份证明和些许现金在裤兜里。在约定的时间地点,一个男青年穿着人字拖向我走来,皮肤棕黑,络腮胡子,骨瘦如柴。我第一反应有些害怕,这难不成是瘾君子?

“你好,我是你今天的向导Barbosa。”他指着身边正好经过的一个带领外国人参观贫......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30日 23:47

在巴西的广东迷羊

在巴西的广东迷羊

里约初春的黄昏,我独自站在总长近5公里的科帕卡巴纳(Copacabana)海滩,面向南回归线,等待松哥的到来。浊浪排空,海水冰凉。我看到一位男子赤身向海中走去,他张开双臂,迎向每一次大浪,消失在翻滚的白浪中,却未被击倒。

2015年11月中旬,我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参加世卫组织举办的一次会议。会后申请了三天假期,来到里约热内卢。在科帕卡巴纳海滩,我等待着的松哥,是里约的一名华人牧师。

里约热内卢在葡萄牙语中的意思是“一月的河”,1763年至1960年一直是葡萄牙帝国以及巴西的首都,目前是巴西第二大城市。这里居住着大约10万华人,其中大多数来......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28日 14:09

誓死捍卫你不说话的权利

越来越多的受访者要求严格匿名甚至三缄其口。这令我感到苦恼。

我是一名半路出家的民生记者,两年前回国圆了记者梦。一开始我在一家外媒做事,受访者通常都实名出现,报馆对于语焉不详的匿名信源有严格要求,必须交代不能实名的原因。后来我离开外媒来到了内媒,报道教育和健康领域。那时我认为自己跑的口没啥敏感的,更觉得身边一些科研教育界的亲朋好友,应该都挺乐意接受我采访的吧?

结果我屡屡碰壁,我开始困惑,并难以分清什么是不敏感的。

先从11月底北京&l......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5日 13:18

近距离接触诺奖得主尤努斯

尤努斯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能有幸与他一起视察江苏徐州市陆口村的格莱珉银行,我激动了好一阵儿。

在高铁上我见到了这位老人,一身孟加拉传统长衫,面容慈祥,语气谦和。我兴冲冲地要求采访,但是看到他眼中的疲倦,没忍心。诺贝尔奖得主来中国,谁也不会让他闲着。

众所周知,格莱珉最成功的案例是在最穷的地方。我的第一个好奇是,为什么在陆口村?这个答案一点也不复杂,因为项目引进人高战是陆口村人。

一下车,村里就沸腾了,锣鼓喧天,舞龙......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30日 19:31

我们都是农民工

2014年的一头一尾,均有农民工讨薪的重大事件作为注脚。

年初,广西21名农民工到中铁十五局某项目部讨薪时遭到堵截,农民工赵智明右腿大动脉被砍断,当场毙命。不久后,甘肃兰州也发生了暴力欠薪,造成至少70余名农民工受伤。

年尾,发生在山西太原的农民工讨薪“非正常死亡”事件,再次引发人们对于建筑业欠薪问题的关注。

这背后反映的是中国多达4000万建筑业农民工所处的诸多困境:欠薪严重、讨薪难、缺乏社保和劳动安全保障、患职业病和遇工伤后得不到赔偿。

不久前,有民间组织发布《当代建筑业欠薪机制与劳资冲突调研报告》,数据显示,......

阅读全文>>